• <source id="1fr9v"></source>
    1. <rt id="1fr9v"></rt>
      搜索
      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

      大西北萬里行之蘭州

      2021-8-7 09:33| 熱度:7375 ℃ |作者:梁永勝|來源:寶應生活網|我要投稿

      服裝廠工人確實辛苦,起早摸黑,沒假沒節,常年加班,工作制度也嚴,遲到早退要扣出勤獎,專門設了個看門官,沒有車間主任劃條中途出不了廠門。但工資收入較高且穩定,每月有超產獎,加班費,還有季度獎,年度獎,廠 ...

        大西北萬里行之蘭州

        ——服裝往事(十)

        梁永勝

        服裝廠工人確實辛苦,起早摸黑,沒假沒節,常年加班,工作制度也嚴,遲到早退要扣出勤獎,專門設了個看門官,沒有車間主任劃條中途出不了廠門。但工資收入較高且穩定,每月有超產獎,加班費,還有季度獎,年度獎,廠里既無內債,也無外債,是手工系統利稅大戶,銀行信貸科長坐在廠里等放貸。不少人找關系調到服裝廠,關系硬的到行政管理,差的到裁剪間、包裝間、鎖釘間,最差的才到機縫間。時值改革初期,全國推廣浙江海鹽襯衫總廠“步鑫生”改革經驗,實行廠長負責制,廠長有財政、人事大權,不再需要請示局里,少了個婆婆。廠里大量進人,又新建一幢廠房,擴大生產規模,從而出現外貿生產訂單不足,內銷脫節。千人大廠,每天開銷可觀,不能坐吃山空。廠長決定兩條腿走路,一頭攻省外貿公司,廠長親自出馬。一頭開拓內銷,供銷科兵分兩路,分別由正副科長帶隊,一路跑西南,一路跑西北。

        我和副科長老潘跑西北線,按照廠長在動員會上開出大單還是誘人的,除正常出差補助外,還同效益掛鉤,銷售指標3萬,超過按比例獎勵。我反正光棍一個,無牽無掛,國慶節過了不久就急著出發,早上7:20從寶應出發(票價4.95元),下午4點才到南京,住進下關惠民旅社,休整準備一天,第二天下午5:35從南京西乘火車到蘭州。那時出縣補助每天是0.70元,純粹是“蜻蜓吃尾巴——自吃自”。也舍不得買臥鋪,因為硬座有補貼,綠皮火車擠得滿滿人,連上個廁所都難行,有個座就算不錯了。坐了三天兩夜的硬座,兩腿都腫了,早上8點多鐘終于到達了蘭州。

        蘭州簡稱“蘭”或“皋”,古稱金城,甘肅省省會,是西北地區重要的工業基地,絲綢之路上重鎮。出火車站第一印象就昏天昏地,房子灰色的,屋面浮上一層灰,地面也是灰,風一吹整個城市灰蒙蒙。人也是灰頭鼠腦,灰頭鼠臉,女士外出都罩著面紗,露著一雙呆板的眼睛,西北地區常年干旱,雨水稀少,樹木稀少,偌大的城市沒有一絲生氣。

        天水路上的和平飯店在交通要沖,就在此住下。老潘和我都是第一次跑內銷,要憑三寸不爛之舌把產品推出,行頭不可少,人是衣,馬是鞍,每人自費訂做了一件時髦的米色風衣,白襯衫,筆挺中山裝配西褲,錚亮的皮鞋,每人一個旅行箱裝服裝樣品,行走在街上格外顯眼。我是配角,老潘四十多歲,是位老供銷員,城府較深。當時實行計劃經濟,商場商店無權自行進貨,要到指定的批發部和采購站,采購站又分一級和二級,我們一般找一級采購站。布匹是國家統購統銷商品,我們銷售的服裝在西北地區還算暢銷,也不收布票,原料都是外貿服裝剩余布匹,第一單就銷了300件襯衫,每件4.50元,銷售了一千多元,旗開得勝,后又跑了幾家采購站,陸續推銷了一些產品,在蘭州共銷售了不到3000元,向廠里報喜,并把合同寄回去安排生產。那時商家講誠信,貨發出后,憑發貨單委托銀行辦托收,十五天內無異議,銀行直接從賬號上劃款給對方,如帳上無款還要處罰,嚴禁空手套白狼,可惜這種付款方式后來被扭曲而銷聲匿跡,大家互不信任,不見兔子不撒鷹。

        幾天來批發部采購站都跑遍了,也該休息休息,游覽一下蘭州名勝古跡,了解一下風土人情也無可厚非。蘭州黃河大鐵橋“有天下黃河第一橋”之稱,有句俗語“跳下黃河洗不清”,形容黃河水渾濁,泥沙大。而站在鐵橋上看黃河,這兒的水是清的,黃河經過甘肅、寧夏,流經黃土高原,到下游夾帶大量泥沙,真的成為一條名副其實的黃色的河。蘭州黃河大鐵橋建于清光緒三十三年(1907年),建橋材料全部來源于德國,建橋工程師是美國人滿寶本和德國人德羅,共耗庫本銀三十萬六千六百九十一兩八錢九分八厘四毫九絲八忽(時任陜甘總督長庚在橋完工后向宣統皇帝上報奏折),這么大工程精確到小數點后幾位,可想當時監管多么苛刻。而放在現在建筑工程就是塊唐僧肉,層層發包,橋建成,人倒了。百年過后,鐵橋仍屹立在黃河上,成為南北交通的重要咽喉,民國時期改名為“中山橋”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      走過鐵橋,就到了白塔公園。白塔公園位于蘭州市黃河北岸,因山頭有一座元代白塔而得名。山上建有關帝廟、駐春亭、蘭臺、牡丹亭、三宮殿、藥王殿、靈官樓等建筑,深藏于林蔭中。登上白塔山頂,可一瞰全市景觀及九曲連環的母親河。白塔與黃河的鐵橋構成雄渾壯麗的畫面,成為蘭州市的象征之一。

        五泉山公園位于蘭州市區南側皋蘭山麓,相傳西漢年間,驃騎將軍霍去病征討河西走廊一帶的匈奴,途經蘭州,扎營皋蘭山下,人困馬乏,一時找不到水源,只見霍去病拿起馬鞭在山坡上戳了五下,霎時有五股清泉順著鞭痕從山坡汩汩流出,水味甘甜,頓時全軍士氣大振。這五泉分別為惠泉、甘露泉、掬月泉、摸子泉、蒙泉。走過公園山門,沿中間通道上山,殿宇層疊,樓閣錯落,甚為壯觀,中峰兩側有東西龍口,幽谷之中清泉吐翠,林蔭如蓋,廊榭亭閣環繞,別有洞天,猶如入江南之境。鎮山之寶“銅接引佛”“泰和鐵鐘”更為稀世之寶。

        晚上游興未減地回到旅社,同房的旅客又換了,是位江蘇老鄉。閑聊中他是到蘭州煉油石化總廠跑業務的,一下子開拓了我們視野,蘭州石化是國家“一五”期間重點工程,是新中國第一個現代化煉油化工企業,1958年正式投產,有工人上萬,是否需要工作服?主意已定,第二天直奔石化廠。蘭州城市圖形象個燒瓜狀,兩頭大,中間細,東面是城關區,西面是七里河新化工區,兩區相距幾十公里,好在有公交汽車直達。

        石化廠分辦公區和生產區,憑介紹信在門衛登記,填接訪單到后勤處。接待我們的是位老處長,說明來意后,拿出工作服樣品,老處長眼睛一亮,工作服夾克式(美式),面料全棉適合化工企業,做工講究,有別于傳統的老粗布和回紡布,價格又低廉。他二話沒說,去請示領導。我們在會議室耐心地等待,心中沒有底。過了一個多小時,老處長滿面笑容地回來了,領導已同意先訂一千套,價格能否再降五角。我們答復做不了主,請示后明天上午答復,握手告別。那時通訊不便,回到旅社掛長途電話,還要在服務臺等,七轉八轉終于接通廠長電話,廠長答復,生意可以做,但價格能少讓些,頂多讓二角。第二天又去找處長,主要協商價格,我們主要占著不需布票的優勢,石化廠省去報計劃這個環節,從五分開始還價,最后讓二角,以每套11.80元簽訂了合同,雙方都滿意。后來蘭州石化廠多次訂購工作服,成為我廠的老客戶。

        首戰告捷,一下子完成任務近一半,那時也不興送禮和吃請,公事公辦,單純的購銷關系,也不談回扣,連半支香煙都沒有花,帶去的光榮牌香煙都未拆封。回旅社又向廠長報喜,并把合同寄回廠里。晚上找個小飯店慶賀一下。幾天來主要以面食為主。蘭州牛肉拉面,有著“中華第一面”的美譽,以“湯鏡者清,肉爛者香,面細者精”的獨特風味和“一清(湯清)、二白(蘿卜白)、三紅(辣椒油)、四綠(香菜蒜苗)、五黃(面條黃亮)”贏得食客好評。點了兩個冷盤,又來一盤手抓羊肉,一人二兩小酒,邊吃邊盤算下一步打算。本來也無具體目標,漫無邊際,隨心所欲。真是“賣銅鑼充軍——走到那里響(想)到那里”。

        蘭州是中國西部鐵路樞紐,隴海線、包蘭線、蘭新線、蘭青線匯集于此。在蘭州火車站廣場留個影,以作紀念,站前有專門攝影點,攝影后留下地址寄給你,人還沒有到家,照相已到。買了一包五香牛肉和幾瓶啤酒,這是火車上的午餐,還是28元一張的硬座票,11:15又踏上火車向下站新疆進發。

        梁永勝 辛丑年夏作于揚州半閑書屋

        來源:寶應生活網

      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      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      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      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1@ibaoyin.com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tougao@ibaoyin.com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           我要分享:

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      關于我們
      網站簡介
      成長歷程
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網友中心
      投稿專區
      贊助我們
      免責聲明
      服務支持
      資源下載
      寶應搜索
      極速云搜索
      關注我們
      官方微博
      官方空間
      官方微信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观看